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4名重伤者仍在抢救!海宁许村印染厂事故目击者,哽咽讲述现场一幕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3:49:46来源:雷牛电竞比赛竞猜-手机app客户端软件点击:6

  12月3日傍晚,

  此事故牵动了大家的心。

  昨日,钱江晚记者来到事故核心现场

  带你深入了解这次事故

  ▼

  最新伤情

  距离海宁污水罐坍塌事故发生已过去20个小时左右,12月4日下午,钱江晚报?小时新闻记者重返海宁市中心医院,海宁市卫生健康局副局长王华就伤员救治情况对媒体进行最新通报。

  

  据了解,截至目前海宁市中心医院共救治21人,其中6人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,4位伤势较重患者已在ICU进行抢救,省市专家已经积极参与会诊,其余伤者生命体征平稳。

  王华介绍,伤者的病症主要有三类:相对较重的主要为吸入性肺炎、多发性外伤等,相对较轻的主要为呼吸道刺激等。

  许村救援之夜,

  铭记这些徒手刨出生命通道的“逆行者”们

  12月3日的夜晚,海宁无眠。

  因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,许村,这个不是村的钱塘江北小镇,被外界关注和记挂,祈祷那里的人们能够平安。

  为了争取黄金救援时间,救援人员靠双手,不断刨开布匹,寻找被困人员。海宁公安、应急管理、消防救援等部门,联动民间应急救援力量,数百名救援人员用双手接力把杂物往外运,清理出了一条生命通道。

  一群救援人员中,身着橙色战斗服的消防人员异常醒目。逼仄黑暗的空间内,年轻的消防员们徒手刨出一条生命通道,希望能尽快找到这些被埋压的人员。

  

  昨天零点时分,小时新闻记者在事故现场的核心救援区域,看到了数百名救援人员忙碌的身影。他们深一脚浅一脚,不愿放过任何一个角落。

  “人好像找到了”,人群中突然冒出这句话来,沉闷的搜救现场一下子变得躁动起来,纷纷把目光投向那片区域。

  此时,海宁皮都中队政治指导员沈诗超和他的队友们,正在里面争分夺秒地把一捆捆布胚往外清理。在这之前,他们已经连续奋战了5个多小时。

  凌晨1点15分左右,被埋压的一名伤员被救出,后紧急送往医院。

  凌晨1点半,小时新闻记者在救援现场见到了沈诗超和他的队友们,这是这个晚上他们难得的10分钟休息时间。橙色的战斗服已经被污垢染黑,黑乎乎的脸上,更显得疲惫。

  

  “鞋全湿了。”看到有消防员脱下鞋子,倒出了水来。

  胡升辉是海宁消防中队一班战斗班班长。这个1996年出生的小伙子,入队6年来,第一次遇到这么艰巨的救援任务。

  接到这起警情之前,胡升辉和队友刚刚在食堂打了饭,筷子还未开动,突然警铃大作,赶忙换上战斗服,60秒内上车出发赶到事发现场。

  那个点,刚好遇上晚高峰,路上的市民纷纷给闪着警笛的消防车让道。

  “情况比想象的还复杂,里面的货物实在太多了,大捆的布胚堆放在一起,加上被水浸湿后,很难清理。更揪心的是,还有人员被困。”工具施展不开,徒手去刨,这个夜晚,胡升辉和他的队友一道,与死神赛跑。

  

  事后,才发现身上或多或少留了很多伤痕,“那个时候已经顾及不上痛疼,一心想着尽快找到被困者。”

  这群90后的小伙子,在漆黑的空间内,扯开嗓子大喊,“有没有人、有没有人”,希望给被困者信心,告诉他们救援人员在全力搜救他们。

  “很希望听到有人能有回音,那样可以尽快找到他们,遗憾的是,现场并没有人员回应……”那个时候,小伙子们有点伤感。

  时间在一点点地推移,救援人员只能加快速度,不停用手刨,一遍遍翻着杂乱的布堆,直到最后一个人被找到。

  回到中队,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,看到还放在桌子上已经冰凉的饭菜时,这群小伙子才想起晚饭还没吃。

  这个悲伤的夜晚,让我们记住这些逆行者的身影。

  海宁许村事故目击者:

  有个老乡逃出来,

  人跟煤块一样黑,散发恶臭

  12月4日,海宁许村龙洲印染公司污水罐坍塌事故的第二天。

  但凡能通往现场的主要通道,都拉起了警戒线,线内是各部门忙碌的身影,线外是围观的当地民众,还有大量的媒体记者。

  

  警察们显得很疲惫。“昨晚到现在,就休息了一小时。”一名民警这样说道。

  记者在现场找到了事故的目击者:39岁的湖北荆州人王师傅和朋友在事发现场附近经营一家布料店,他们一位熟识的老乡恰好就在出事厂房内工作。“昨天下午五点刚过,我还跟厂里的那个老乡打了电话,结果没多久时间,我在店里突然听到砰的一声闷响,就像几百颗鞭炮一起放那样,地上都震了一下。”

  

  王师傅意识到可能出事了。

  手机通话记录显示,17:37分,有老乡突然打来电话求救,说厂里出事了。

  “我们马上开车去现场,可是刚刚拐进路口的巷子,就发现里面发大水了,车开不进去。”王师傅说。

  王师傅和朋友小刘只能下车徒步前进。

  “里面都停电了,到处漆黑一片,只能靠着手机灯光照明,那水的颜色发黑,有很粘稠,像柏油,路很不好走。”他回忆说。

  转过一道弯,他看到污水中漂浮着各种布匹碎片,这是原先厂里仓库中的货物,如今散落在外,里面受损的情况肯定不轻。

  

  王师傅说,此时积水越来越深,甚至没过小腿,“但是看到眼前这样的情况,我们都知道出大事了,一心想着要进去救人。”

  他说,出事纺织工厂当时一共有六个老乡,主要从事布料包卷的工作。“给我打电话的老乡跑得快,当时我们发现他时,人跟煤块一样黑,身上还带着一股恶臭,他抓着我们说自己老婆和父亲还在厂里。”

  

  距离厂房约200米的位置,王师傅和小刘发现了另一位老乡,“整个人被冲出来倒在路边,尽管我们用力呼喊,但已经没了意识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不禁哽咽。

  记者探访许村事故核心现场:

  坍塌的污水罐建好才两年

  小时新闻记者找到一条民房之间的小弄,进入到事故核心现场。

  满地污水横流,黢黑的淤泥如同柏油,一脚踩下去,粘腻不堪。

  空气中弥漫着类似臭鸡蛋的气味,只过了片刻,就觉得头晕脑胀。

  

  现场清理出来的布胚

  几辆挖掘机正在清理现场,把一捆捆损毁的布胚吊上货车运走。

  69岁的老严,站在几个巨大的污水处理罐底下,他望着50米开外坍塌的罐体,摇着头说:“一地烂污,这个罐弄好才两年,怎么会塌呢?”

  

  各种污水处理罐。

  老严在龙洲印染公司干了20多年,是做基建维修的。

  “昨天下午,我就在倒掉的污水罐底下干活,3点20分歇的工,之后就回家了。”老严说,事发时大概是5点10分,他在家吃饭,听到一声闷响,起先没在意,是邻居跑来告诉他,“我们厂的污水罐塌了,还压了不少人。”

  老严心头一紧,赶紧跑过来看。“交警封了路,消防也赶来了,大家忙着去救人!”

  

  图片右侧杂乱处就是倒塌污水罐的位置。

  老严说,这次事故中的死伤者,几乎都是紧挨着污水罐的一家纺织厂的员工。这间厂房是村里建的,出租给别人办了厂,“才一年时间都不到。”

  透过这家纺织厂破碎的窗户,钱江晚报记者看到,被污水罐坍塌波及到的厂房西南角损毁严重,原本堆在一起的布胚横七竖八倒在一起,每捆布胚大概有百来斤重。整个厂房一楼,也都浸泡着漆黑的污水。

  

  受损最严重的隔壁纺织厂内部。

  对于龙洲印染公司这个污水处理区,老严再熟悉不过。

  这个污水处理区,由东向西建设,位于公司以西约500米,中间隔着一条园区路。

  早些年,污水处理区的主体是水泥造的污水处理池,前两年把水泥处理池拆了,进行了改造扩容。在事故现场,小时新闻记者还能看到残留的水泥污水处理池。

  根据记者掌握的消息,2017年5月,海宁市龙洲印染有限责任公司的污水及锅炉改造项目申请,在省发改委组织的专家评审会上,得到认可,一致通过。成为浙江省内印染行业唯一通过2017年中央预算内投资的项目,项目总投资额为5500万元,来源全部为企业自筹。

  

  被波及的纺织厂内,布胚横七竖八堆在一起。

  印染企业的污染物大多来自生产废水,治理它是一项系统、庞杂的工程。

  龙洲印染公司从生产线流出的污水,通过管道,来到离厂区500米外的污水处理区,这些污水首先会流到调节池里。

  海宁市龙洲印染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黄高荣2017年在接受海宁当地媒体采访时说:“这个调节池原来的容量是800吨,通过改造,现在是4500吨。”

  从调节池出来之后,污水便流进了厌氧池。

  

  ▲环保部门工作人员现场取水。

  黄高荣说:“从原来的六千吨增加到三万吨,这一关做好了,我们的污水处理,从大分子厌氧到小分子,对污水处理起到很大的作用。”

  这次倒塌的,就是其中一个厌氧罐。眼下,它整个卧倒在附近的一条小河里,被撕裂的罐体钢板约有2厘米厚。

  下午1点45分左右,记者被劝离现场时,看到有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前来取水样,同时,应急管理部门的有关人员也在现场察看。

  寒冷的搜救夜里,

  距离最近的超市烧了一晚上开水,

  一直没打烊

  “我需要20双雨鞋,要42,43和44码的,现在有货吗?有的话我要马上拿走的。”

  一位身穿救援服的工作人员,快步走进超市,对着老板说道,声音急促,语速飞快。

  “好的好的,我马上找一下,这批货是刚刚从仓库拿来的。”今天(12月4日)一整个上午,超市老板娘王女士一直在忙碌着。王女士开的这家超市,是距离海宁许村事发地点最近的。

  

  店里紧急调货

  记者看到,放在超市口子上的几个纸箱里,都是刚刚从仓库里调来的雨鞋,有的连包装都还没有拆开。还有两大包手套,也是刚刚到货的,正摆在箱子上。

  对于这个地方来说,这家超市算是一个规模较大的卖场,周边厂里的很多工人平常都喜欢到这里来购物。在往常的日子里,到晚上11点多,超市也就打烊了.不过,昨天晚上是个例外。

  “昨天本来5点多我们就关门了,因为当时没有电了,后来到晚上8点多,有人打电话来,说要买雨鞋,我们就又开了门。”王女士说。

  超市重新开门后才发现,现场因为地面湿滑,对雨鞋的需求量很大,不断有顾客找上门来,超市索性就一直营业下去了。

  

  “平常雨鞋卖40元一双的,昨天都是按照30元一双卖的,特殊情况嘛,大家救援都不容易。”王女士说。

 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,温度也在不断降低,除了需要雨鞋参与救援外,很多救援人员的肚子也开始咕咕作响,对泡面和热水的需求也越来越大。

  “本来我们还打算凌晨两三点就关门的,但是天气太冷了,救援人员需要过来烧点热水,我们就想给他们提供一些方便,就一直没有关门。”王女士说。

  王女士的老公一直在店里忙活着,还有姐夫也赶来帮忙,后来人手还是不够用,住在楼上的房东大姐也下来一起帮忙烧开水。

  光靠超市里电水壶烧的那点水,已经根本不够用了。于是,赶紧把厨房的煤气灶也开了起来,四个水壶一起在那里烧开水,这些烧好的热水,给援救人员在寒夜中提供一点温暖,也给饥饿的他们泡面吃。

  

  救援队员来买吃的

  “我看他们冻也冻死了,真的太辛苦了,我觉得我们来帮点忙也是应该的啊,我们虽然一刻不停地在烧开水,但还是不够用。”房东大姐说。

  就这样,超市一整个晚上都在通宵营业中。

  一直到早上9点多,王女士送完孩子上学后,到店里来换班,王女士的老公和一直在店里帮忙的亲戚,才能回去休息一下。

  “我们就做一点力所能及事情,给大家提供一点物资上的需求吧,能帮忙就帮一点。”王女士一边说着,一边还在整理一双双新拆开的雨鞋。

  (来源:钱江晚报)